故事:结婚10年,老公的前女友找上了门

人民美术网 2019-09-22


来源丨有故事的汤碗(tangwan38)



周日早上,婆婆一早就去明珠大酒店喝早茶。


立秋在厨房忙活。刚上小学的女儿,在客厅沙发上捧着漫画书咯咯地笑。金影还在赖床,手机响了几声他也没接。


一切都是惯常。


突然,金影从卧室里冲出来,大叫:“立秋,我妈出事了!我刚接到她朋友的电话!我得去酒店看看!”


立秋还没有反应过来,金影已穿着拖鞋和睡衣奔出家门。


女儿惊讶地奔过来:“妈妈,奶奶怎么了?我要去看奶奶!”


立秋当然也要去,慌忙放下手里的活,牵了女儿的手就出了门。


等立秋和女儿赶到酒店,才知道婆婆是在酒店包间外的走廊上出事的。


据婆婆的朋友说,她们几个老姐妹在酒店的包间喝茶闲聊,婆婆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后,走到酒店包间外面说话,说着说着她突然就倒下来了,然后人就不行了。


至于婆婆和那个女人说了什么,没有人留意。


金影搂着母亲坐在地上,双眼通红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,包括立秋和女儿。


直到救护车到来,医生宣布婆婆是心肌梗塞身故,金影才允许别人接近自己和母亲。


后来,立秋和金影忙乱了好几天,才把婆婆的后事办好。




婆婆葬礼后,金影变得沉默,随身带着母亲留下的那部手机,一有空就翻来覆去地划拉屏幕。


婆婆早年丧夫,独自抚养金影,一直没有再婚。


金影和母亲感情很好,丧母之痛亦可理解。


只是立秋每次看见金影摆弄婆婆手机的专注神态,心里就怪怪的,总觉得那手机里收藏着一个秘密。


一天,立秋忍不住说:“金影,你妈生前最后一个通电话的女人是谁?你有没有回拨她手机里的最后一个来电问一问?”


金影说:“问过了,是一个打错电话的化妆品推销员,和我妈病发没关系。”


立秋半信半疑,但见金影疲惫寡言的模样,又闭了嘴。


一晚,金影彻夜不归,也不接电话,第二天晚上大约十时才回家,立秋急得脾气大发,问他去哪儿了。


金影说心情不好,搭城际高铁去了附近的D城,想独自在D城安静地散心。所以拒接任何人的电话,包括立秋的。


D城是金影童年、少年的定居地,婆婆每年会独自去一次D城探访旧友。但金影连老婆的电话都不接,有些过分了。


立秋强压脾气,说:“妈待我一直不错,我也很难过她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,但是逝者已矣生者如斯,你还是要振作起来才好!”


金影点头道:“老婆,每次我有难处,要不是有你在背后扛起来,我怕是早就废了。也谢谢你在我妈生前时,对她那么好!我想她走得无憾。老婆,谢谢你!这辈子也幸好娶了你!”


立秋顿时百感交集,脑子里电影一般闪回过往。


当初立秋和金影是同事,她先喜欢俊朗上进的他,主动表白后,金影不仅接受且很快向她求婚。


结婚第二年,女儿刚满月时,金影出了车祸差点丢了性命,在病床上一躺就是近一年。


婆婆也愁急攻心病倒了。立秋每天忙里忙外地照顾一老一大一小,自己也差点累倒。


幸好,金影又重新站了起来,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后,他辞职自立开公司。立秋也拿出了自己的嫁妆费,支持他。


公司运作初期,立秋帮忙拉了不少客户。


公司一步步壮大时,金影被合伙人连蒙带骗地卷走近百万,整个人都颓废了。


立秋和婆婆气得各自拎了一把刀去了合伙人的家,守了四天三夜,终于在一天下半夜把合伙人堵上,硬是要回了一些钱,公司才重新运作起来。


金影经过这次教训,渐渐凌历精明,在商场上站稳了脚跟,置换了大房子,女儿上的是贵族学校。


没想到,他们的日子刚过得顺风顺水,婆婆就出了事。


结婚十年,事业上,立秋陪着金影走过沟沟壑壑。生活上,立秋也力争贤妻良母的范儿,谁叫她爱他呢?!


一念至此,立秋对金影说:“那你可要振作起来,要多为我和女儿着想呀,对吧?”


金影深情款款:“你放心,我知道!以后公司和家里的事,你就别太操心了,小心显老。”


立秋“哗”地一笑,娇嗔地一拳捶过去,金影握住了她的手,温柔缠绵尽在那一刻。


果然,从D城回来的第二天,金影没再摆弄婆婆的手机,生活和工作又千头万绪地运作起来。


回到家他还时不时和立秋、女儿开几句玩笑。


立秋放下心,过了年自己就四十了,确实别操太多心了,小心显老,被金影笑话。




白驹过隙,一晃,婆婆去世已两个月。


那天上午,金影已出差大连两天仍然未归,立秋休假。她把女儿送去学校后,准备返家继续休息,刚把车子停在小区的车库,手机响了。


来电号码很陌生,立秋想可能是朋友介绍的新客户,按下接听键。


一声脆亮的女声就说:“你是立秋吗?”


立秋说:“请问您是?”


“我是晓娴。如果你想知道你老公和我订下的婚前协议,就来见我吧!我已经不想再拖下去了!”


“什么?什么婚前协议?”


“这事一言难尽,我们还是见面谈一谈更好!我就在你小区的保安亭前!”


立秋疑惑重重,赶到小区保安亭,见到在小区门口徘徊的晓娴。


晓娴服饰简朴,D城口音,开门见山:“我是金影的前女友,我现在希望他能履行婚前协议,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,关注一下他的另一个女儿。但他这几天不愿意接我的电话,我只好直接找上你了。”


立秋大吃一惊,颤声道:“什么?!你再说一次?”


晓娴一字一顿地复述了刚才说的话,没有任何感情色彩,就像是排练好似的。


立秋按住胸口,迅速平定情绪:“你和金影有什么婚前协议?他怎么会有另一个女儿?请你仔细说清楚。”


晓娴直视着立秋双眼,意料之中地点头:“行!反正都这样了!”


于是,在晓娴的叙述中,立秋看到了另一个金影。




十二年前,晓娴和金影通过网恋相识,当时城际高铁还没有建好,俩人分居两地,每周一见。


分居两地,有久别重逢的小甜蜜,亦有烦恼。那就是谁都不想放弃当时发展的比较好的工作到对方的城市,于是且谈且磨合。


两年后,立秋从加拿大留学归来,到金影所在的公司任职,喜欢上了他。


女人一旦喜欢上一个异性,眉眼都是含情的。金影是情场过来人,他自然看出立秋的心思,并告诉了母亲。


金影母亲暗地里调查一番立秋后,说:“立秋在你的公司是高管,父母又是公司的股东,她为人又干脆也有能力,肯定对你的将来很有帮助。晓娴就一普通人家的孩子,离得又远,我当初就不怎么喜欢你俩在一起,既然立秋条件这么好,就选她好了!”


金影和晓娴谈了两年恋爱后,也深知分居两地的苦,于是他权衡利弊后选择了立秋。且担心夜长梦多,他很快和立秋筹备起了婚礼。


晓娴从金影的冷淡中发现他有了新/欢,找到金影和他母亲,甩出医院的验孕结果说:“我已经有了一个多月身孕,也不想流产,你俩看着办吧!”


金影不愿意放弃立秋,也害怕被她发现这事。


正在金影左右为难时,他母亲又出主意,让金影给晓娴五万元了事,顺便让晓娴签下协议,接受这笔钱后就和金影没有任何关系。


五万元?晓娴心想自己工作这些年也存下了这笔钱。


五万元?买下被背叛和抛弃的痛苦,太贱价了吧?而且以后养孩子的费用多了去了。


“既然得不到你的人和心,那么我就要很多很多的钱。”


晓娴不甘罢休,要求在协议里追加十万元。而且如果她把孩子生下来,金影和他母亲必须负责孩子的抚养费,直至成年。


金影和母亲犹豫再三后答应了。


因为,此时金影和立秋的婚事已经筹备完成,立秋的父母送了五十万元的嫁妆,金影的未来锦绣前程,不能因为晓娴被毁了。


就这样,金影和晓娴签下了婚前协议。


金影和立秋结婚了。晓娴拿到了钱,和一个追了她许久的男人结婚了,然后生下了女儿。


晓娴的老公不知道女儿是非亲生,对晓娴和女儿还行。


双方各取所需,这些年都相安无事。


直至,晓娴的女儿在上体操课时晕倒,幸好被及时送院治疗,但也因此被诊断为癫痫。


晓娴说:“在这之前,孩子都是好好的,那想到她都快12岁了被查出患上这个病。医生说这种病无法根治,后续治疗费用比较高。”


而晓娴的女儿就是在这次送院后,各项检查下来,晓娴的丈夫才知道女儿是非亲生的,非要离婚。


然后,那天,金影母亲和老姐妹们喝早茶时,接到晓娴打来的电话,说她女儿不仅有癫痫,老公也要离婚,为了弥补她的精神和情感损失,金影和他母亲必须再拿出100万给她。


晓娴说:“我先给金影打电话的,但金影没有接。我一气之下就打给了他母亲,没想到他母亲就这样走了!于是,金影就怪罪在我头上,某天还特意跑到D城,骗我带着那份婚前协议出来,趁我不备撕得粉碎。


然后大骂我一顿,说我本质上就是贪财的女人,女儿有癫痫也是我害的。他以后不会再给我和女儿一分钱!我气得不行,左思右想后,和老公办好了离婚的事情,就决定来找你了。”


晓娴一副破釜沉舟的样子。


立秋早已被雷得三观尽碎,一时失声,好一会儿才理清头绪,说:“其实,你长得不错,也有工作,当初可以不用把孩子生下来,重新找一个比金影更好的!”


晓娴突然双眼通红:“我还有一个不争气的弟弟,我父母曾经说过,如果我要结婚,男方至少要给彩礼十五万,以后我弟弟结婚买房还要帮助出资。金影知道这些,所以才迟迟没有和我结婚的,然后他才遇上了你……”


立秋说:“可是,我认识他时,他一直表现出单身状态的!”


晓娴苦笑:“当然!当初,我知道他给自己留有后路的,就是在公司里伪单身。但是,我也有自己的后路,这是我和他、他母亲签的婚前协议原件,他撕掉的那份是仿真度很高的复印件。这些,是我和他恋爱时的一些合影。”


晓娴从包里拿出证据,面无表情地看着立秋。


立秋再度被雷,心疼得唯有扶墙而立,脑里只有一个念头:金影!你和你母亲把自己无耻的另一面隐藏得如此深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!




两天后,金影从大连出差回来,刚到家,立秋就把一包东西甩到了他面前。


金影疑惑地打开那包东西,顿时面色铁青。


立秋又打开手机的录音开关——是的,在晓娴吐槽到一半时,立秋偷偷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开关,就是想让金影听一听他和他母亲做下的龌龊事。


金影颤声道:“我承认我和我妈做的事,但晓娴就是一个贪财的女人,如果我这次再答应她给100万,她以后会索要更多。老婆,你也千万不要答应她!只要我们夫妻一条心,她不会得逞的……”


金影还没有说完,立秋已笑出眼泪:“一条心?我从始自终对你、你妈、这个家都是一条心,但你们真的有对我一条心过吗?!没有!!!我们?对不起,你签下这份离婚协议,你和我就是陌生人!你和晓娴的事,你自己解决好了!”


立秋拿出了离婚协议书,放在金影面前。


金影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
没错,结婚十年,他知道立秋办事情不喜欢拖泥带水,她决定的事驷马难追。但是,他还想挽回一些什么。


于是,离婚官司打了将近三个月。由于立秋把自己的嫁妆都投入到了公司的运作里,金影也为公司挣了一些钱,立秋得到了公司的一半控股权和房产,终于离婚。


金影正式搬出家的那天,女儿对金影说:“爸爸,你还会回家吗?”


金影期待地看着立秋。


立秋冲女儿摇头:“爸爸不会回家了,以后我们俩好好过!”


立秋说完,没有再看金影一眼,“砰”地关上了门。


她承认当初是她先追的他,但她以为他是单身,而他利用了她的爱,导致她被他和他母亲伤得那么深。


将来再让他回家,岂不是和猪一样了么?


只有下狠心斩断一些不良后路,才能给自己赢得更好的出路。


看更多走心好文章

请长按下方图片

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


推荐阅读(点击蓝色小字即可):


中国夫妻“残忍”现状:你嫁的是什么人,过个年就知道了!


吴秀波事件神反转:小三到底值不值得同情?


文来源于公众号有故事的汤碗,汤碗,一个有故事的女人,写人情冷暖,陪你看万家灯火,教你更好地爱自己。

音乐:蠢子--小蓝,图片来源于摄图网,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。


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。我是桌子,谢谢你的阅读。